贸发会议:疫情对外国直接投资冲击恐超金融危机


李某是云南人,2015年和男友因贩毒被公安机关抓获。

1月25日,澳大利亚宣布确诊该国首例新冠肺炎病例,为大洋洲首例。

就在欧洲疫情快速蔓延的同时,多国欧洲国家宣布采取包括“封城封国”在内的多种限制措施。3月14日,西班牙政府宣布将进行全国范围内的封锁。这是继意大利之后第二个宣布“封国”的欧洲主要国家。15日,德国宣布将于次日关闭与法国、瑞士、奥地利等三个邻国的边境。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3月23日,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曾强调,新冠肺炎大流行正在加速。从确诊首例到全球病例数达10万,花了67天时间;而达到第二个10万仅用了11天;第三个10万仅用了4天。

此后,李某在监外执行期间不断怀孕、哺乳,法院连续6次作出暂予监外执行决定。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

如今,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、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,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,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,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。

说到底,这不是生意,而是一种合作。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,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;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,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;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。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“防疫大局”,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。“孩子们都还好,你要安心服刑,争取早日出狱一家团圆。”3月20日,在浙江某监狱服刑的李某听着浙江省德清县检察院检察官的电话,内心满是愧疚和感动。

截至25日,加拿大、萨尔瓦多、阿根廷、巴拿马、哥伦比亚、秘鲁、委内瑞拉、危地马拉、洪都拉斯、古巴、哥斯达黎加、厄瓜多尔、多米尼加与智利等14个国家陆续宣布进入紧急状态,或采取“封国”与关闭边境的措施,以此遏制疫情蔓延。